杭州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单品 > 正文内容

御鬼者****最新章节_ 第2514章 乱斗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杭州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“呼呼呼——唰唰唰——”说时迟,那时快,一股挟裹腥臭狂风的魂体赫然出现在大家面前,而后现身的,是个庞大凶虫魂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什么妖虫老祖?也不怎么样嘛。”小黑此时有意贬低对方:“模样真是难看至极,活着的时候,只怕更恶心,多亏死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听到小黑的奚落之言,妖虫老祖气得大吼大叫:“小畜生,你敢如此辱我?杀!”

    “嘶嘶嘶——小心!”旁边的巨蟒见到对方凶芒毕现,立刻横身拦住了妖虫老祖,“嘭!”粗尾和魂影冲撞登时来了个硬碰硬,双方俱都颤晃倒退。

    “哼,我还以为是个什么凶兽杀过来,原来是条小小的白鳞巨蟒,倘若体内具备妖龙血脉,我还怵你三分,只可惜,你没有!!”

    妖虫老祖说罢,又要晃身进袭,恰在此刻,妖豹和石甲猹陡忽一声吼叫:“那我们三个联手你怕不怕?!”

    “噌!”妖豹瞬间纵身冲到虫魂近前,利爪连环疾挠,“嚓嚓嚓!”硬生生扯下好几条碎魂,疼得对方登时倒退丈余,与此同时,石甲猹晃动彪躯扑上,“咣!”合身猛撞再次碰中妖虫老祖。

    “吼!!”虽说石甲猹对自己的冲撞没造成多大伤害,可恼怒的妖虫老祖还是发出咆哮以示愤怒,恨不得把面前的敌人部撕碎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不过,这家伙到底是从上古年间存活到现在的老怪物,心中也有几分明白:“那边威风凛凛的巨虎、散发着怪异灵气的禽鸟都没动手,看起来,我今天要想取胜是难上加难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巨蟒还想扑过来,妖虫老祖登时带着几分慌张叫道:“等等,有话好说,你们的仇敌是蓝翼扁颅蝗对吧?大不了我把它们的虫王叫来,诸位自己去找它解决恩怨,这样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,在那之前,我倒想先弄死你……”妖豹说着就要动手,可是卿凰却说:“等等,那你先把虫王叫出来,我这里有个小朋友要见它。”

    卿凰说的当然是木灵,其余的扁颅蝗都死光了,如今木灵的“仇人”就剩下虫王一个,这个家伙必须解决掉。妖虫老祖听到对方肯先罢手,立刻昂首发出一阵阵嘶鸣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马上就有一道迅疾黑影从斜刺里疾掠而来,不偏不倚落在了老祖身边,这扁颅蝗王还以为对方叫自己出来是帮手,完没防备老祖是想把它卖了。

    “哼,都是你这蠢东西坏事,引来这么多强敌,受死吧!”

浙江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    “咔嚓!”气急败坏的老祖一口咬住蝗王的脖颈,将其甩给卿凰她们:“这个家伙归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妖蝗王!!”卿凰肩头的小木灵一下子跳到平地,戮指对方骂道:“该死的家伙,你和那些虫子害了我三个同伴,我、我今天要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“唧唧唧!”到了现在,扁颅蝗王发出恼怒的哀鸣声,它终于知道自己被妖虫老祖出卖了,多年以来,蝗王为老祖尽心尽力的卖命,到处作恶,如今却遭到这种下场,气得它几乎喷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下个瞬间,小木灵掌中汇聚两团灵气,发狠向着对方抛掷而去,“砰啪!”攻击落在蝗王脸上,却毫无威力,使它感到不疼不痒,但却是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现如今,这家伙也是丧心病狂急红了眼,心想弄死一个是一个,拼了吧!

    “唰!”蓝翼倏忽抖动,扁颅蝗王瞬间挪移到木灵近前,张开血盆大口就咬,见此情景,妖豹和巨蟒俱都发出厉吼朝着对方背后猛攻,想迫使蝗王放弃击杀木灵。

    可扁颅蝗王铁了心,哪怕是同归于尽,也要拖着木灵一起死,所以完没有躲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哼,负隅顽抗……死!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卿凰已经跃到对方近前,掌中闍灵剑倏地横扫而去,“嗤啦!”扁颅蝗王的半边脑壳应声飙飞,晃动的前爪还没碰到木灵前额,“扑通!”死尸应声栽倒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妖虫老祖呢?!”突然间,小黑尖叫一声:“它怎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嘶嘶嘶——没瞧见。”巨蟒气得吼叫一声:“可恶,这家伙一定肯定是利用妖蝗吸引咱们的注意力,自己开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边——快过来!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呱咕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巨蟒话音甫落,不远处骤忽传来了石甲猹和花鶄的叫嚷声,原来它们两个早就盯上了企图逃跑的妖虫老祖,在大家对付扁颅蝗王之时,已经尾随对方追了过去,此时正在围堵它。

    “吞吞,带我过去。”卿凰此言甫一出口,噌的跃到了虎背上,对方低吼着弓身疾窜,霎时间就飙出去一箭之地。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——”狂吼一声,石甲猹此刻扑到妖虫老祖近前,卯足劲合身猛撞,可对方倏地腾空而起,堪堪避过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咕咕咕!”间不容隙之际,玄翎花鶄张嘴喷出炽烈原火劲,朝着这家伙迅疾席卷而去。
西安市中心医院癫痫科好不好
    “呼呼呼!”火灵气专克虫类妖魂,此刻挟风笼罩老祖,烧得它嘶声惨叫:“唧唧唧——”

    但是这家伙也有自己一套逃命的绝招,说时迟,那时快,魂体陡忽在空中疾旋,“砰砰砰!”暴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这虫魂立刻分成四个部分。

    其中较小的一块彻底被火焰烧没了,但是其余的各自散开疾飞,让肥猹和花鶄不知道追哪个合适。

    “你们抓左边的一个,右面的我来抓!”突然间,卿凰骑着吞鬼虎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莲花奇刃瞬息释放寒气,硬生生困住一团魂影,妖虫老祖的分魂赫然发出惨叫,紧接着变成冰坨摔在了地上。她一拍吞鬼虎脑门:“还有两个……去追咱们的目标吧。”

    此刻,妖豹、巨蟒也已经杀了过来,一禽三兽顿时形成合围之势,将左边虫魂分身困在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吞鬼虎驮着卿凰向前疾窜飙行,紧追着前面那个虫魂分身不放。

    对方似乎已经感到大事不妙,速度越来越快,卿凰瞧在眼里,心中暗道:“虽说那几个分身看起来都一样,可是只有这个气息最强,肯定是真正的主体,追它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”吞鬼虎一边疾奔,一边发出低吼,提醒卿凰那虫魂已经越飞越快,必须想办法遏制对方的速度才行,她低声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卿凰灵机一动,在巨虎的耳边嘀咕了两句,紧接着连,吞鬼虎登时朝着半空中咆哮一声: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那虫魂听见吼声登时吓得不停颤晃,就连逃跑的速度也放慢了,谁知道这一声并不是巨虎最擅长的破邪啸声,只是为了威吓妖虫老祖一下,结果导致它上当。

    “嗷呜!!”紧接着,第二次吼叫赫然响起,这才是真正破邪虎啸,声浪霎时间犹如狂澜惊涛,猛地撞向空中的虫魂,“咣!”对方应声直飞,立刻就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“追、快追!”卿凰看准了对方即将坠落的位置,马上催促吞鬼虎疾奔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禽三兽围住了那只虫魂分身,猛攻接二连三落在对方身上,打得虫魂不断惨叫,它的无形之体乍明乍暗,眼看就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,再加把劲。”小黑捧着木灵在旁边观战,还手舞足蹈大叫道:“上,再狠狠揍它。”

引发儿童癫痫病的主要病因     “岂有此理,这小丫头欺我太甚,我要杀了她!”

    妖虫老祖的分身眼看自己就要溃散,此时丧心病狂,发誓要和小黑同归于尽。电光火石间,这家伙陡忽尖啸一声,震开大家对自己的攻击,紧接着就向小黑这边冲了过来:“杀!!”

    “小黑姐姐危险。”木灵立刻迎上去阻挡,“嘭!”怎奈它的力量不如对方,应声被震飞,可就是这么阻了一阻,为空中的玄翎花鶄争取了时间,对方倏地喷出大股火灵气息,瞬间点燃了虫魂分身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!”炽烈火蛇盘桓席卷,惨叫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虫魂已经化为灰烬,小黑此时扑到木灵近前,带着哭腔呼唤着:“醒醒,醒醒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……黑姐姐,我没事的。”木灵此刻呐呐道:“到最后还能帮你一次,真、真的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,我马上想办法救你。”小黑惊慌失措,突然瞧了玄翎花鶄一眼,她突然想到某件事,立刻对灵禽说道:“你有五行灵气护体,赶紧输送一些给木灵,肯定可以救它,快快快。”

    听了小黑的话,玄翎花鶄马上依言照做,巨蟒、妖豹和石甲猹都围过来观瞧,看得出来,大家都十分关心木灵的安危。

    然而它们谁也没注意到,有股诡异的漆黑之雾,缓缓向自己身后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卿凰和吞鬼虎迅速奔到妖虫老祖坠落的位置,却发现对方不见了踪影,而这里是铺满乱石的坡道,充满了死寂。

    “怪事,那家伙躲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卿凰此刻有些焦急,又担心小黑和花鶄那边的情况,真想马上找到对方将其解决掉。

    “嘭!”恰在这时,吞鬼虎周身发出一声轻响,又变回小猫形态,原来它吞噬的魂体效用一过,维持不了巨虎彪躯了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下倒好,不能骑着你跑,只能用脚步行回去了。”卿凰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,吞鬼喵却摇了摇头,用鼻子贴着地面嗅了嗅,卿凰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喂,难道你能找到妖虫老祖的踪迹?”

    “喵呜。”猫儿此刻得意洋洋地叫了一声,显得十分肯定,紧接着,它就朝着左侧窜去,卿凰双眸倏忽一眯:“是那里?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她跟着奔过去的同时,振动掌中莲花奇刃,“呼——”一股寒气瞬息疾涌,将前方整片乱石部覆盖起来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?!”倏地,一声惨叫赫然响起。

&n烟台癫痫病什么医院好bsp;   毫无疑问,卿凰的攻击打中了一个家伙,她和吞鬼喵都是大喜过望,可跑过去的瞬间她们才发现,那根本不是妖虫老祖的魂体,而是一只普通的虫魂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卿凰低呼一声,骤感事情不对劲。就在下一刻,她和猫儿身处那个斜坡上方,陡忽传来了隆隆响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呼!”电光火石间,大股漆黑雾气先笼罩住了巨蟒,紧接着是妖豹和石甲猹,气息霎时钻进它们的耳口鼻,使三兽变得头晕目眩,只是摇晃了几下,就随着“扑通”声响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小黑和花鶄登时大惊失色,她扬声叫道:“喂,你们怎么了,别、别吓唬我呀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——桀桀桀——”此时此刻,空中的漆黑雾气内陡忽传来阵阵尖笑,小黑听着只感到背脊发凉,她抬起头,壮着胆子大声问:“是谁?谁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小丫头,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?”黑雾中的暗影得意洋洋笑道:“嘿嘿嘿,我就是妖虫老祖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小黑猛地摇头,随即道:“胡说,刚才花鶄和巨蟒它们,明明已经把你打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确定吗?”说时迟,那时快,这黑雾里的暗影倏然间散去周围气息,在她面前凝聚成形,那不是妖虫老祖,还有能是谁?“哈哈哈,没想到吧?其实妖虫老祖有两个,就是我和我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此獠肆意大笑:“可惜,你们只顾着对付它,却没意识到我的存在,其实,我比兄弟要可怕十倍,因为这些妖魂之雾能让巨蟒妖豹昏睡,然后我再好好收拾你这个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你真当本小姐是个软柿子,想怎么捏都行?”小黑此刻气得浑身发抖,随即指着对方叫道:“花鶄,不用我说吧,赶紧教训这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咕——”闻听此言,玄翎花鶄倏地振翅腾空,朝着另一个妖虫老祖冲去。

    “哼,本老祖早就注意到了,你为了急救那只小木灵,耗费了大量体力,如今可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诡计多端的妖虫老祖倏地掀起周身黑雾席卷花鶄正面,灵禽虽说经过数场大战有些疲累,依然奋力扇动双翼,“呼呼呼——唰啦啦——”疾风陡起的瞬间,立刻吹散了这些雾气。

    紧接着,花鶄向前喷出凶猛的原火之息,可是它这些攻击却一下子落空了!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xae.com  杭州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