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潮流 > 正文内容

最强狂兵最新章节_《最强狂兵》 正文 第2775章 我会亲自上峨眉!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杭州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在苏锐看来,峨眉山的一些行径确实是太过嚣张了些。

    拿不到的东西就要明抢,抢不过来就要下杀手,杀不成了还要继续威胁……这简直是无耻之极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魏公言长老好歹还是有点忌惮的,一见到苏锐录了音,立刻面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即便这只是说大话,可传出去对峨眉也会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,更何况,魏公言刚刚所说的那些话,原本就是他想要做的……如果苏锐的实力再弱一点,那么他说的也就要变成事实了。

    杀人夺宝,这在江湖世界都是为人所不齿的,有违侠义风范,若是传出去的话,峨眉的颜面将会扫地。

    何谓名门正派?

    有公信力,有公道心,光明磊落,行正义之事,这才是名门正派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胡天福呢?指使手下人杀人夺宝,这是正道行径吗?

    显然不是!

    魏公言看着苏锐,眼睛里面几乎在冒火。

    苏锐再度晃了晃手中的手机:“峨眉那么嚣张,确实是应该好好的管一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资格管峨眉?我告诉你,这里是川中,这里峨眉说了算!峨眉让你死,你就得……”魏公言还想说些什么,而后发现苏锐的脸上露出了满是嘲讽的笑容,于是立刻闭嘴,硬生生的止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看来,这家伙还真是说习惯了,类似的威胁语言简直张口就来,不过,他也真是怕了苏锐的手机录音,万一传出去,对峨眉会造成非常不利的舆论影响。

    苏锐一脸的嘲笑:“别紧张,我这会儿可没录音。”

    于是,魏公言便觉得自己很丢人,面色涨红,明显有种恼羞成怒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可是,打又打不过,除了说出一些威胁性的话语之外,魏公言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问题,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解答一下。”苏锐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&n控制癫痫的药物bsp;“你想怎么样?”魏公言的表情之中满是警惕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啊,我想要把胡天福抓过来,胖揍一顿,把他揍成猪头,行不行?”苏锐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苏锐脸上的笑意,魏公言愤怒的说了一句:“你可真是白日做梦!别拎不清自己到底几斤几两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回答魏公言的,是一声响亮的耳光!

    苏锐终于主动动手了!

    李悠然静静的看着这一切,并没有任何插手的意思,她也知道,接下来是苏锐来接管局面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魏公言没想到苏锐竟然会打他的耳光,在他看来,“打耳光”这种行为,是对人极大的侮辱,更遑论,他还是堂堂峨眉长老!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抽我耳光!你……”

    魏公言的话还没说完,立刻又被一声响亮的耳光声给打断了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苏锐反手再来一巴掌!真是清脆无比的声音!

    你丫的不是说不能打你耳光吗?老子就用行动告诉你,让你看看究竟能不能打!

    “你们都想要了我的命了,我还不能打两下耳光泄泄愤?”苏锐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,他一只手悬在半空,做着随时抽耳光的姿势,另外一只手则是抓着魏公言的胸口。

    由于被李悠然给打伤了,魏公言那一口气在短时间内还提不起来,就连想要对苏锐反击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刚刚那两巴掌的力气可着实不小,魏公言的两侧面颊都已经红肿了起来,连后槽牙都被抽的松动了。

    其实,苏锐先前说的真的没错,和你们的行为相比,老子抽你们几下耳光,简直是太轻太轻了!

    你要是觉得这样是在侮辱你……那很好,老子就继续侮辱侮辱好了!

    “胡天福长老如果得知此事,一定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魏公言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唐山癫痫临床治疗方法放心,我会用和对待你一样的方式,来对待他的。”苏锐淡淡一笑,那悬在半空的手再度落了下来!落在了魏公言的脸上!

    啪!随着这一声响,魏公言的一颗后槽牙便控制不住的从嘴巴里面飞了出来!嘴角都流出了鲜血!

    可是,这次……这还只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苏锐正手反手,噼里啪啦的抽个不停!

    李悠然站在不远处,她的眼睛里面带着平静,并没有拦阻苏锐,苏锐这样看似“残忍”的行为,也让她感觉到非常的解气。

    在和这个年轻男人相识之后,李悠然的一些行事习惯也在发生着悄然的改变。

    十几次耳光之后,魏公言已经被抽的昏昏沉沉,眼冒金星,耳朵里面似乎有无数只小蜜蜂在嗡嗡嗡直飞,根本听不到苏锐在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已经肿成了馒头,眼睛也难以幸免,肿的只剩下了一条缝,简直快要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苏锐看了看自己的手,摇了摇头:“打你打的手都红了,真是太不值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右手一攥拳头,自上而下,狠狠的砸在了魏公言的脸上!

    啪!一道清脆的骨裂声响起!

    魏公言的鼻梁被硬生生的给砸断了!这一下可真的够直接的!

    两道鼻血直接从魏公言的鼻孔之中飚射了出来!

    苏锐猛的一闪身,也幸亏他躲得快,否则的话,这两道鼻血肯定会溅射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躲,也就是把魏公言随手一扔……可惜峨眉长老,就这么像是被丢垃圾一样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过,魏公言也被这一拳头给打晕了过去,并不知道自己遭遇了如此屈辱的一幕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苏锐站起身来,走到了钱培江的面前。

    由于一条腿发生了骨裂,钱培江已经很难依靠自己的力量离开了,他看着苏锐走过来,眼底竟是控制不住的闪过了一丝惊恐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惊恐。

  &nbs聊城癫痫病小发作治疗p; 刚刚苏锐对魏公言用出的那些手段,真真切切的把钱培江给吓到了,他可不想被这样抽耳光!这种丢脸程度简直要命!

    苏锐冷笑着蹲在了钱培江的身边,说道:“你们得罪我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钱培江的表情之中带着一丝艰难:“这个……我都是在执行胡长老的命令……”

    他已经开始甩锅了。

    苏锐对此很满意:“聪明。”

    钱培江摸不清苏锐究竟会出什么牌,因此还有点战战兢兢:“这位……这位少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家伙斟酌了一番,竟然喊出了“少侠”的称呼,差点没把苏锐给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快点说,我给你五分钟,让你留遗言。”苏锐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遗言?”一听到这句话,钱培江顿时更紧张了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就到了要留遗言的程度了呢?

    苏锐看穿了他的想法,嘲讽的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,你们这一次来是要杀我的,那么我拿走你们的性命,也是理所应当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对于钱培江来说,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如果说“不对”,那么可能被苏锐一生气给弄死,要是说“对”,这不就等于赞同苏锐杀自己了吗?

    “这都是上面人的决定,我们真的没有任何办法。”钱培江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只能一推二五六,把锅甩的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“上面人的决定?”苏锐微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胡天福参与了此事,那么,你们的掌门人呢?他对此难道就没有任何的表示?”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钱培江的心脏颤了颤。

    苏锐这问题可真是太刁钻了,如果自己不回答的话,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,可如果回答了……那么不就相当于把门派的高层人物们给出卖了吗?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钱培江纠结了好大一会儿,愣是什么话都没能说出来。

   &n引起癫痫病的主要病因bsp;而这时候,邵飞虎已经吹着口哨走过来了,他满脸不在乎的说道:“苏锐,别怕他不说,要是再这么吞吞吐吐的,就干脆折断他几根手指,看看他究竟说不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折断手指?

    钱培江虽然是个狠人,但毕竟此时落于他人之手,毫无底气,一想到可能会受到这种折磨,顿时更加惶恐了,平日里的阴狠毒辣完全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色厉内荏而已。

    邵大队长今天晚上除了一开始的惊艳亮相之外,也算得上是寂寞如雪了,全程围观的他正憋的难受呢,因此继续说道:“折人手指这样的事情,对我来说轻车熟路,不如就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凑上来,主动抓住了钱培江的手。

    钱培江倒吸了一口冷气,他分明看到,邵飞虎盯着他的手的目光,简直绿油油的,就像是一头好久没能觅食的恶狼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……”钱培江终于决定说实话了,毕竟,无论高层人物如何重要,都不如自己的手指头重要!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确实是胡天福长老决定的,掌门杨重楼并没有参与此事。”钱培江说道,“毕竟取回无尘刀,也是大功一件,对胡长老日后竞争掌门之位,可以增添一个沉甸甸的砝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苏锐露出了冷笑,“也就是说,杨重楼杨大掌门并不知道此事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掌门应该不知道……毕竟,先前掌门也是主动放你离开峨眉山的。”钱培江犹豫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子呢?杨重楼绝对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,即便是胡天福主动做的,也是他默许的!”苏锐冷笑道,“看来,我和峨眉这梁子,真是结得挺深的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让胡长老甚至是掌门来和你谈……”钱培江又说道,当然他说这句话的主要目的,还是要把自己给摘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苏锐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浓浓的精芒,“我会亲自上峨眉和他谈!他躲都躲不掉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今天就这一更了,明天一早的飞机……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xae.com  杭州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